2014年11月9日 星期日

119-8『無名』

工作告一個段落,下午到大戶屋用餐。雖然那台灣也有但是因為很貴,
我一次都沒吃過。
今天是吃豬肉的蒸し鍋定食(865円)

然後下午是放空時間,騎著腳踏車漫無目的的繞來繞去,
看到了墓地。有十來座墓在坡地上,沖繩的墓很像中國式的呢
果然跟他們的歷史有關吧。

有點能理解水木老師為什麼喜歡逛墓園了。

今天天氣並沒有很好,到這裡的時候開始下雨了,
就稍微在墓園間躲一下。

與其逛很有名的景點,
我倒是比較喜歡跑這種很舊但是從來就不是名勝的地方。
我想看的是一種“過去的時間”。

雖然我不討厭人群,但是在這種旅行的時候我喜歡單獨一個人。
不需要配合他人的步調,單純的只是去感覺。
我喜歡那種什麼都不做,只需要去感覺風感覺雨的那種感覺。

騎一騎到了海邊,十一月的話沖繩的海邊就禁止游泳了,
不過我也不是來游泳的,就只是站在陸地的盡頭。
看著這個的陸塊延長線過去就是海。
看著浪打過來,風吹過來,還有淋雨。( 算了反正我也不討厭淋雨W

看到一個老夫婦,先生提著兩個桶子,裡頭有一個裝滿了蛤蠣
然後他去撈了海水起來洗蛤蠣,然後就回去了。
那不知道是在做什麼?


說來回想起這樣的遊記幾篇下來
會覺得我到底要的是什麼....其實我什麼都沒有要吧。

我好像是出來把什麼東西丟掉的。

2014年8月28日 星期四

119-7『山夜』

臨時起意,拎著睡袋,昨天去了草嶺古道。
坐火車到福隆,大概下午三點鐘開始走草嶺古道。
 
其實我想不太起來我有沒有去過,感覺很久以前校外教學有去
又好像沒有.....。
全長9公里.....出發前想都沒想這是啥距離,
這是山路9公里,所以需要一般平地加倍的時間。
....4小時嗎w

一開始的虎子山就一整個獸道。道路狀況最原始的就這段了
連石階都沒有,可以感受以前的人如果要走這邊會有多辛苦...
走過遠望坑,跌死馬橋,仙跡岩,這邊都還好....

雄鎮蠻煙碑前後的路坡度很陡,我得停下來休息好幾次。
因為我出發的時間很晚,到那邊的時候已經下午5點了,
而那邊以距離來說差不多才一半,有點焦急。 



虎字碑。到這邊的時候終於到了觀景台。
當時位置。
大概下午六點。慢慢天色暗下來了。
有幾隻野牛在那邊(沒拍到)不過為什麼那邊會有牛啊....

其實風景啥的根本不是今天旅行的重點。
這次的主題只有一個,就是『露宿』。

一個人在山裡過夜。在山上沒水沒電的地方。

觀景亭是木頭地板地,不需要擔心灰塵或潮濕的問題。
其實我出發前連這個都沒確定,
不過想說這種地區總有可以睡的地面吧...

雖然是山上,不過這(應該)也不是有啥危險動物的地方。
...其實我啥都沒確定,反正這次的主題就是自己在山上待到天亮。

天黑了。就鋪好睡袋躺著。
擔心山裡夜一黑就啥都看不到,把東西盡量放在很近的地方
(對,我沒帶手電筒w)

不過很快就發現,即使是山裡,夜晚也是有光線的。
我以前想說是不是沒有月亮就會很黑,
但好像沒那麼黑,至少要拿眼前的東西是沒問題的。

手機打不出去但可以接電話。(這到底啥邏輯...

其次擔心的是蚊子或蟲之類的,但意外的這也非常驚喜
旁邊一大堆蟲子在草叢裡叫的好大聲,
但是一隻蚊子都沒有。

偶爾也會有一兩隻不知道啥的蟲跑到我身旁,
不過不是蚊子,我睡的地方也不是蟲喜歡的地方(畢竟沒有草嘛
所以基本上沒啥問題。

那個觀景台的位置風很大,所以大體上也還蠻涼快的。
除了沒枕頭之外都還算躺的舒服。

不過不算睡得很好。
說廢話也廢話,我並不是不需要提防任何東西,
在山裡一個人睡還是會怕的。

萬一發生啥事情這可是山裡,不會有任何救援
因為沒手電筒,想跑下去找人也不可能....反正那附近也沒民家w



 然後睡到4點醒來,等天亮。
.......天亮之後整理睡袋後就走下山。

下山就快了,1小時左右就到山腳。坐上火車回家。
簡單的旅行就這樣結束。


........為什麼我要在山裡過夜?

這個嘛,之前去那瑪夏的時候沒用到睡袋,
還有就是這種事情考慮到年紀,跟我旅行技能的外行程度來說
之後應該不太可能有機會做這種挑戰了。

至少一次,在盡量完全沒有文明資源的地方過一個"夜晚"。
不然我可能這輩子都不知道"山林間的晚上"是什麼樣子。

個人的感想是,用這種方式去體驗自然,
出來的感覺絕對不是"大自然多美好,多漂亮"。

不要說啥荒野妖怪或是野獸甚至是小到蚊蟲這種問題
光是沒水沒電沒光沒人這種不安感,就會讓人不禁覺得

"去你的大自然,這種東西還是度假偶爾碰一下就夠了
我還是想躲在安全的水泥塊裡吹著殺死北極熊的冷氣"。
...之類的(笑

實際過一晚的感覺是沒那麼糟就是了啦。
不過我想主要還是這一晚平安無事,這還是很重要的。


這個山夜過起來很便宜。(廢話
整體來說算是那種"去一次就好,別玩第二次"的東西w


其實是有些問題想問的,
不過畢竟山不會給人答案,在山裡得問自己。

2014年8月6日 星期三

119-6『2007.9』


今天想起一件事情,在google map找到了這個街景。
想起了一些事情。


父親過世大概經過了一年。
現在有些事情應該可以寫出來了。

父親生前罹患的是失智症。
發作的時期是2006年。盤古連載的初期,大概是我去敦煌取材的前一陣子。

印象最深刻的是,我正在苦惱要不要把科舉篇的大綱交出去時
我爸那個時期正好開始情緒不穩定,
常常亂丟東西,開始有許多異常症狀出現的時期。

2007年9月,因為父親失智的狀況惡化,
所以無法待在原本的家裡,我跟家人商量之後,
簡單的整理了行李,我跟我爸兩個人搬到外頭去。
由我來想辦法照顧。

為了找便宜的房子,基本上不太考慮交通的便捷性。
於是找到了這個地方。延平北路九段。

在那之前我都不知道延平北路有九段。
我也不知道台北還找的到住家有養豬,做醬菜的地方。

很偏僻。前往出版社要換車兩次,約1個半~2小時的距離。

租的屋子是在一個駕訓班旁邊,旁邊有個威靈廟。
通風不算好,房子本身也是那種破破舊舊的。
有時候晚上爬起來,會到廟裡去上廁所。

失智症的症狀簡單說就是腦筋不清楚,
會忘記很多事情,情緒混亂,常常跑到外頭去後不記得回家的路。

我出門的時候,會跟我爸爸說等我回來。
因為我怕開瓦斯的有危險,我爸沒辦法自己煮飯,
所以基本上我會準備好吃的再出門。帶晚餐回家。

即使是這樣,有時候我爸還是會走出去不見。
雖然那時候還能自己上廁所。也能自己吃東西。
可是一跑出去我可就沒辦法,人不見我就哭了。相當難找。

準備給我爸的行動電話,
胸前掛上帶有地址的名牌,讓我爸走失也有辦法找到人。

當我買些冰淇淋回來放冰箱當點心給我爸吃的時候
會發現一天就會全部不見,他不記得他今天吃了多少。

有時候會帶我爸到士林那邊的餐館吃些好吃的。
那個時候他還會吃得很高興,跟我說很好吃。

現在想想我不知道我那時是盤古怎麼畫的。總之還交的出稿。
還好連載初期我積了大概1個月份的稿
所以有足夠的彈性時間,慢慢的使用。

想起來稍微翻了一下,YAHOO的部落格那時期的文章
我隱藏的很好,沒有露出這方面的訊息。

其實那段期間我很怕回這個地方。
好遠好遠。回不了家。我好想回家。

回到屋子裡看到我爸的樣子,我覺得這有什麼不對。
那個時候還不知道這是失智症,單純的覺得這是不對勁的老化。
我再怎麼照顧也沒有用,這不會好,好像只會惡化。

我爸聽太不懂我在說什麼。
他也知道他被搬到了一個不一樣的地方。
他跟我說可不可以回家。

『我們去開個路邊攤賺錢好不好?』
我爸的思考還有一點剩餘的時候提過這種事情。
不過我也知道這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大概過了1個月左右,查到了這個是"失智症"。
憑我一個人是照顧不來的,必須送醫院檢查。

那之後就送往了醫院檢查,一陣子後就確定了,
接著就是送往老人照顧中心,讓我爸在那邊接受看護的照顧。

然後,我才把行李打包,搬回自己原來的家。


在延平北路九段這個地方這住的時間很短。
其實一點也住的不舒服。

那段時間真是痛苦極了,開支非常的大,
時間跟精神被通勤以及照顧我爸分用,
不會好轉的健康狀況,不知道會變怎樣的未來。

但是那段時間,
是我跟我爸可以正常交談,正常吃飯,一起散步到一些地方
的最後一段時光。

而且那個時候,我也大概就已經猜到,這應該是最後的機會。

實際上也沒錯。隔年,我爸很快就無法自理大小便
無法進行一般對話,無法站立,當然也再也無法自己出門了。


想起這個威靈廟。
也許我再也不會去這個地方。

但是在那裏的短暫時光,是我跟我爸最後的共同回憶。

2014年4月9日 星期三

119-5『不定義旅程‧3』

那麼是這趟旅程的感想。
…所以我出來這一趟的目的到底是在做什麼?

表面上我應該是要去偏鄉山小學取材,
不過其實我並沒有那麼明確強烈的目的。沒取到也不會怎樣。
那算是一個藉口吧。其實理由怎樣都好。

出發前大概唯一的概念是,『這趟旅程我先不給它定義』。
會碰到什麼再說,計畫聯絡跟預約啥的都採最低限度。
特別是後半的那瑪夏,我都是在走一個我不知道那是哪裡,
我也不曉得我為什麼要去那裏的狀態。

那瑪夏是個什麼地方我完全不知道。
應該是原住民的地區吧,靠近山裡吧。就這種程度。

意外的,到距離上很近但不知名的地方
遙遠可是知名的地方,前者困難的多。

台北到日本坐個飛機是3小時,但是到那瑪夏我卻花了1天以上的時間。
加上心理上的距離有著強烈的妨礙。

那裏要說觀光大概沒有什麼好光的,沒有驚人的世界文化遺產,
沒有知名的地形跟風景,說有原住民,我們也不會真的去那邊觀光
一般人沒有特別的理由要去那個地方。即使它沒有很遠。

雖然我們日常中很常聽到該保留原住民的文化如何如何,
也很容易看到一些繪本還是著作中積極的去描述原住民的文化以及歷史。
但是到我踏上那瑪夏之前,我其實一次也沒有看過原住民。

不,也許在都市看過吧,但是他不講原住民語言,不刻意穿上原住民的衣物,
我是看不太出來的。日常誰會去注意走過我旁邊的人是不是原住民啊。

我們心中知道的原住民都是刻版印象的概念。
說穿了就是我們也許知道原住民300年前穿什麼衣服,
但是我們根本不知道『今天』他們在哪裡,過著怎樣的生活。

所以這趟旅程其實沒有什麼原因。
我單純的只是覺得,去看看也沒什麼不好。

那個從地圖看起來很近,但是從來沒去過的地方。
看起來很熟悉,但是我們其實根本不認識的人們。

因為不定義它,有些選擇才會從這裡出現。
對我來說這是一趟這樣…試著把先入觀放在一旁的旅程。

我有體會到一些事情,不過我想那不是什麼驚奇的結論或體悟。
還是深刻的感受到原住民文化是怎樣怎樣。
反正這也不是為了那種目的而行的旅程。
 

有些事情不需要很特別,或很有價值。

單純就是過去不曾體驗過的。我想這樣子也很好。


雖然給那邊的人添了一些麻煩。
在那瑪夏給人載了好多次。
因為太多地方用走的在天黑前都無法到目的地。
對不起,我實在沒想到在那裏沒車,人會這麼廢...(艸

119-4『不定義旅程‧2』

那麼,3/21(星期五)下午坐上了往民權村的公車(8031)
乘客不講國語的,那也不是台語,啊…那應該是原住民的語言。
我可以感受到司機看我的眼光是怎麼會有外人想去那種地方

 途中經過了世紀大峽谷,然後看到途中的橋正在再建中。
後來聽說才想起來前幾年的88水災把這裡的橋給沖壞了,
所以目前無法通行大客車。

到了民權村。然後下了公車,發現事情大條了。
司機問我打算怎麼回去…這台公車六日不開的。要回去只能等星期一。
……哇啊。被強制留在這個村莊裡3天啦。

 總之其他的事情到時候再說,先往目標的民權國小去吧。
你要用走的?那要花40分鐘耶
想說40分就40分吧,反正我本來就沒有特別期待很容易到。

………接著面對我的是無盡的山坡。
背著行李走還真是吃力,我停在了一個破舊的小屋站著看著路標
寫著接下來的路段易有落石坍崩,行人欲前往請自行負責之類的標語。

我在那邊煩惱的時候,結果是路過的人用機車載我一程。
然後因為當天天氣是陰天,那裡又是山地,起了濃霧。
能見度<50公尺。

靠杯啊,我坐在機車上第一個感想就是,我絕對走不上來。
走在那裏我完全可以理解以前的人說什麼鬼啊妖的。
那種踏錯一步路就不知道是生是死的自然環境,相信有妖怪可能還比較輕鬆。

到了民權國小…已經要放學了。
其實我也不是要訪問啥,所以也只是繞繞看看。
然後有車載學生下山,所以我也順道被載下去了。
 
看著從校車出來的學生,回到山腳下村落的家裡。
…也是啦,單程應該有2~3公里而且是山路,有車也不奇怪。
或者應該說,在這種地方沒車根本別想過生活吧。

那麼,時間是下午4點半。乍看之下是個沒有旅館的地方,
跑去了當地的區公所問有什麼民宿可以住。
那邊的職員拿了一張觀光導覽給我,想說沿著路走到那家民宿吧。


 然後在峽谷間唯一的公路走下去。
走到了一個民家問說是不是這裡,裏頭的主人說還要繞到後面大概1公里,
所以我又被機車載過去。然後裏頭沒有人www

 這下好了,我發現不先打電話確認的話應該會很慘,
開始名單上的民宿通通打一次,總算問到有一家民宿電話是通的

………距離這裡8公里wwwwwww
不行了,這樣我天黑之前是不可能到的啊wwww


結果只好請屋子的主人用車載我一趟,終於到了一家叫屋那的民宿。
順便一提,載我過去的屋主跟經營民宿的老闆都是布農族人。
理論上應該我在那邊碰到的人是原住民的機率應該很高。

 所以就住在了民生村2天。
在那邊造訪民生國小,龍鳳瀑布跟楠梓仙溪。 

民生國小正在建造新校舍。
龍鳳瀑布因為水災的關係橋被沖走了,無法到達。
我盡力走到最裡面,不過…嗯那就是懸崖了怎樣都不可能過去。
 


從我住的地方走到楠梓仙溪約1小時,然後從河床走到河又花了我30分鐘。
河床應該有200公尺寬吧,然後河頂多10公尺寬,所以我要看到河
必須要在充滿岩石的河床上突破高低差往前走。

站在山谷中的河床上那種被吸進去的感覺很不可思議,
可惜拍的照片無法傳達。

一棟3層高的水泥建築硬生生的連根拔起的橫躺在河床上。
那個好像原本是冷泉設施還啥的,應該原本是觀光景點
不過水災一整個沖垮它,然後好像也無法拆,所以就放置在河床上。
要拆了它就得靠怪手,但是怪手開不上河床,必須先鋪出一條路…
但是回頭看,這邊的橋都還沒建好,順序上還輪不到這邊的感覺。

在那瑪夏區沒有看到一家便利商店,提款機只有在區公所旁邊有。
一個加油站,沒有醫院,有一家藥局。要看醫生要靠往醫院的公車
也是一天3班的程度,路程要花個2小時吧。

沒有餐廳。大概就是有路邊攤的程度,我繞了幾天只看到一家早餐店,
有賣燒烤的攤子,一家賣麵的,基本款還是看雜貨店。

屋子的牆壁做著一些原住民裝飾。
像是透過這些圖案在對外簡單的標示說明我們是原住民。

有養雞有養羊的人家。有隻羊已經快生了,肚子好大。
看的出來肚子裏頭有一隻羊。這樣還能行動真了不起。
雞有些養的還蠻隨便的,走在路上就站在我旁邊。


砍柴在燒的家庭還蠻多的,雖然也不是沒有瓦斯,不過看起來是並用的感覺。
畢竟砍柴燒不花錢…吧。

有一家牛排路邊攤味道很棒,結果一問之下老闆是從外縣市來的
因為天氣的緣故臨時決定周末來這裡做生意,他們並不住在這裡。


住在那邊的幾天剛好看到他們族裡的活動,他們說是認祖活動。
(好像不太清楚怎麼說明…

跟民宿的老闆聊了天。收下了一本他們製作的保留原住民資料的書籍。
有一句話讓我有點無法描述感覺:
以前你們漢人都騙我們,我們只是接收了禮物就回禮而已,
不過現在我們都一樣了。

 這裡的步調很悠閒。不知道這裡算不算觀光區,
不過總之沒有去大陸時某些景點的猛賺觀光財感,
我走過來走過去,別說兜售特產了,我想買東西還找不到招牌w
早餐店沒有菜單,要吃什麼就問。完全是熟人專用的店啊www
竟然沒有火腿蛋這種基本款啊www

感覺也不是因為88水災所以這邊沒有觀光客因此不熱鬧,
這邊的人們似乎本來就是這種感覺。

 晚上出了民宿散步一下,往公路走過去。
當初還沒來之前我還想說最差的狀況我準備個睡袋可以睡路邊的廟
了不起用腳走回去甲仙也不過28公里之類的,
然後看到夜晚的山路覺得…不我辦不到www

雖然是公路,不必擔心啥野生動物的問題
但是路燈跟路燈之間的間隔非常長,只有在路面轉彎的時候
才會設路燈,在夜晚要在公路上徒步走路是不可能的。

在白天時我連一次村跟村之間的8公里都沒有走完,何況是夜晚。
不管我再努力,憑我的體能28公里一個白天是走不完的。
在那之前,附近好像沒有什麼廟。原住民基本上信基度教啊www

 3/24坐上公車,回家。
原本預定是要再多跑幾個地方,不過那瑪夏花的時間比預定長的多
而且想要的東西都得到了,所以就直接回台北了。

119-3『不定義旅程‧1』

3/17~3/24這一星期進行了一趟久違的旅行。
…實質上是第一次的一人旅。去大陸的那次算有跟人共行。

行程是台北→枋寮→屏東→台南→那瑪夏→台北
這次的旅程主要選擇的點都比較偏僻,車子比較難坐
所以某種意義上選擇如何銜接各班車是一項課題。

枋寮是主要找了一位種田的朋友去請教一些農業相關的事情。
第一天下去的時候,我下錯站下成了林邊。
結果還麻煩那位朋友多騎了10公里的路。(

枋寮鄉不算很熱鬧,不過臨山臨海,
這趟旅程中想要訪問的一個重點鄉間小學也在這段期間拜訪了5間。



至於有關農業的事項…主要是我想要知道比較實際點農家的生活模式
而不是那種很刻版印象那種拿著鋤頭戴著斗笠的農夫。

實際上看著朋友種的那些菜就覺得,自己家裡吃的菜東種種西種種
種類還真多種啊,從番茄、大陸妹、蔥、茄子、辣椒、龍眼、荔枝
南瓜芭樂四季豆玉米高粱九層塔地瓜火龍果蒲瓜……形形色色。

第二站是屏東,這個算是拜訪朋友而不是取材w
但是我意外的在人家家裡把異形一二集看完了,砲火集中好累w
然後吃到丹丹漢堡。不錯吃呢,這價位真是經濟實惠。


接著是台南,這邊主要的目標是詢問桌遊的事情。
到了朋友開的桌遊店,實際玩了很多種桌遊,
感覺這是一個蠻有意思的天地,也許有機會拿這個當題材也說不定。

……接著是高雄那瑪夏區的民權國小。
這路程非常麻煩,因為我必須坐巴士,而那地區的公車相當少,
我必須算準一天一~二班的那台車去搭乘。

首先是從台南坐到楠梓(PM9:20)
然後從楠梓坐到甲仙(AM6:45),這個車一天只有一班,
為了節省經費就坐在便利商店小睡等天亮,
上了一台小小的巴士到了甲仙。


甲仙市並不大,一整區只有一家便利商店,我看到的範圍
都是公寓而沒有電梯大樓。
那邊的路邊攤有在賣蚱蜢跟蜂蛹。
旅館看起來設備也蠻簡素的,整體來說就是個不熱鬧的地方。

……我要去的那瑪夏區還要再坐一班車進去,
這裡就已經算偏僻了,開始有點不安再往山裡頭會是什麼模樣w

2014年3月8日 星期六

119-2『彈性』


"一個印地安少年的真實日記"(薛曼‧亞歷斯)簡易感想。

這本一個有趣的地方是它的語體非常口語生動,彷彿就像真正的高中生寫的一樣,但是他的議題卻很精準也已經看透許多的事情,所以雖然用的文字量不多,卻能傳達許多的事情。

簡單的說大綱是一位生活在保留區印地安少年跨區去高級的白人學校就讀的半自傳型故事。

印地安人保留區,那是一個蠻窮的世界,一個資源貧乏的世界,一個大家都喜歡喝酒的世界。大家都習慣於放棄,也習慣於不抱持著什麼希望。但是也沒有啥絕望,只是就是在這個地方茫然地生活下去。

當主角上了高中的第一天,手上拿到了新課本,不其實它不新是別人用過的。
上頭寫著他媽媽的名字。
他一氣之下把課本失手的砸到了老師臉上,停學。


這邊還蠻巧妙的暗示,"如果再這樣下去,一代傳一代可能不會有任何改變善。"搞不好他結婚生子之後他的兒子還是用這本課本。印地安人就是這樣,一代窮一代窮個千千萬萬代。

老師跟他的對談時提到,"我們(指白人)一直要你們放棄做個印第安人,放棄你們的歌聲,語言跟舞蹈,殺死了印第安人的文化,大家都放棄了,但是你某個地方拒絕放棄,所以你才會把課本砸到我臉上。"老師慫恿他離開印地安保留區。離開他生長的地方。

主角選擇了去雷中...滿滿富裕白人的一所中學。
對於同族的人來說這是一件尷尬的事情,這就彷彿為了出人頭地投入白人的懷抱。我以後會有出息,會變聰明,跟你們不一樣,我再也不是你們貧窮沒希望的那一國了!
....但是如果害怕這樣,繼續待在那個保留區,繼續過著沒有出路的生活?喝酒,打零工,接受政府補助,抱著那些其實外頭白人沒有啥誰在意的傳統文化?這樣也不行吧。


但是隨著進入新學校跟白人的互動,許多事情改變了。作者本人基本上資質很不錯,成績本來就有辦法名列前茅,也不算自閉普通外向,所以慢慢地跨越了很多事情。

他來自於印地安保留區,他家很窮,白人看不起這些。這都是事實。
可是他會跟白人同學問功課。交朋友。交女朋友。挖,白人會跟我講話耶,我們可以彼此交換讀書心得耶,還可以跟她打波耶,這樣真的行嗎?


主角困惑的寫信問死黨。損友回主角一句:你他媽的我受夠了拿白種女人當作獎盃炫耀的印地安人。
主角拿這個問題再去問班上的高材生一次,這次得到的回答是:
我在網路上估狗了一下"愛上一個白種女孩",然後查到了一個白人女孩失蹤的報導,當時新聞大肆宣傳爭相報導,但是過去三年有200名以上的墨西哥女孩在那一帶失蹤。可是人們對美麗的白人女孩比較重視。


".....所以你想表達什麼?"
"我想你損友的意思是,你跟其他人一樣是個種族歧視的混蛋。"
恩,所以
之後主角跟白人女孩交往了。


這敘述語很青少年,啪的一聲好像所有的困難都跨過去了,但是仔細想這就是在跨越種族歧視的過程啊。種族歧視不單單是白人對印地安人,反過來應該也是一樣的。大家彼此身上都有一些成見。

我們會覺得很嚴肅很根深蒂固的議題,少年們這樣子就跨了過去。或者是說,作者傳達的是,即使這樣子也可以跨過去,別把事情想得這是個種族大事還是國家議題。
跟你左手邊的白人朋友勾個肩罵一個幹字,跟你右邊的黑人朋友講一個有關鼻屎的笑話。這樣子可能就踏出去了一步什麼。


當然事情不會這麼的簡單,但是少年會把一些應該很難的事情做了做之後,發現靠杯這不是很難嗎我怎麼做完了。

這本的書名上寫著"part-time Indian兼職印地安人",主角其實是通車上學的,放學回家繼續住在保留區。
在他進入學校的籃球隊時,要跟印地安保留區的校隊打。白人對印地安人。然後我混在白人球隊裡。喔天啊我一定會被當叛徒,我的死黨一定會把我給宰了,我好想吐。


老爸說"所以,你為什麼會吐?"
"因為我很緊張。"
"你是說..因為你很害怕?"
"緊張跟害怕不是都一樣?"
"緊張代表你想打球,害怕代表你不想打。"
然後主角打贏了。


我好喜歡這種敘述,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有些時候我們會煩惱半天然後停下腳步進入黑頁內心回想過去篇,實際上這些事情應該也可以這樣煩惱,但是這篇在煩惱的時候這種敘述卻充分的穿插著幽默感。


我不曉得在煩惱這些事情的時候提到鼻涕還是狗屎有什麼用處,但是就是那種"我把事情看得很嚴重,同時我也不想把事情看得很嚴重,我緊張得快吐了但是我居然會想笑"這種東西,我覺得在日式漫畫的思維中絕對不可能出現,這一定要看歐美作品才有。

這些敘述也許不正經,但是要說主角沒有認真看待這些事情嗎?那當然不可能。也許我們東方人的思維就會帶有一種感覺,認真看待事情的時候就只能嚴肅,但是青少年通常比較不會,而歐美的作品也比較不會有這種特質,他們不是不懂的怎麼嚴肅,而是心中保留一塊幽默感的位置給自己彈性,也許幽默感不全然是拿來笑的,而是隨時隨地保留那個對事物的相對看法的態度。那不需要很深奧,所以真的只是一坨狗屎也可以。

敘述跟振興印地安文化?那不是件非常重要的議題。這篇的重點是我們如何以各式各樣的身分,用各式各樣的方式,經歷各式各樣的事情,去成長去踏到更寬廣的世界。印地安人不過是眾多自我定位中的一環,我可不想打個籃球還管印地安人啥的,交個女朋友還管印地安人啥的,跟朋友念書還管我家很窮啥的。

...這樣的一篇青少年日記吧。

我覺得硬梆梆的大人(這種意義上來說日本人比我們更明顯)無法用這本的思維想事情,有些時候回想起曾經經歷的事情就會覺得,真的有些事情明明用這種方式來思考會比較容易想通,讓我深深體會到思考模式的差異真的還是有差。這篇提及的內容就很不適合用日式思維來進行。

看了這本書會覺得,我因為主攻是日文,而英文太差,不足以用英文思考真是件遺憾的事情。偶爾還是會覺得有英文這項技能的話多好啊。讀書的意味。



2014年3月4日 星期二

119-1『完結』

http://www.comibook.com/cb5048
機甲盤古最終回。

2005年7月到現在(2014年3月),將近9年的連載順利的結束了。
這些年發生了好多好多事情,說真的不知道怎麼寫才寫的完。
想到的就....一件一件的寫吧。

從中間BLOG斷掉的混沌創世來寫吧。

構造上這是"最終決戰"的部分。
估計是2本的範圍,初估是12回,不過按照慣例估計都不準的
結果是125~139章計15章完結。
實質上中途一直在加頁,頁數來說相當於16回。

混沌創世的戰鬥是"機甲兵VS盤古"。
而構造上是想呈現最王道的最終決戰的模式:
"所有的角色擁有各自的場面,輪番上陣,大集合決戰"。

現實並不是所有的角色都跟盤古很熟,
不過整體來說是遵照著神官→考生→盤古的夥伴→冒險的初期成員
這樣子逐漸縮小鏡頭的範圍,最後以盤古的最後一招收尾。

老實說可以的話最終決戰很希望再多個一兩回,
不過已經比想像的長很多了,這種東西增加很容易沒完沒了,
考慮到看過很多漫畫的完結篇都受限於"收在單本頁數內"
所以最後的篇幅本來就容易很擠很趕,難怪有人說故事的收尾很難。

盤古已經實質上比預想的多4回份了,還是會感覺到不足
也只能說篇幅越大越長的作品收尾就越難啊。


其次是這篇故事中反派的結局。
4人4色,吳鍊撤除官職,馬賢入獄,百足燒毀身亡,
霍安的死則是由盤古來繼承他的精神。

比起一般的夥伴的後話,反派的部分其實比較難安排
特別是這篇的反派除了百足外都是很容易感情移入的角色
沒辦法發了懲罰就算了這樣,還得安排一點救贖才行。

特別是霍安的部分是最難的,因為魔都的事情很明顯的
後面還能夠畫很多東西,要在不否定未來還有機會畫到的前提下
能夠在這邊把霍安的部分平安收尾,
是機甲盤古終盤最困難的課題。

最終章是"魯泉與盤古",是這漫長旅程的集大成結論。
某種意義來說這邊還比較簡單些,
因為打從最初的預定最終回就是"盤古跟魯泉回家種田"。

不管其他要素再怎麼增減,
這兩人必定是軸心,由他們構築故事的結尾。

應該能夠感覺得出來我還有很多東西想畫,
不過因為篇幅有限,而且為了收束所有的要素,
所以盡量地把頁數追加,分鏡也盡量用可以收納比較多情報的畫法。

如果還是畫不到的部分,也許有一天有機會能夠以外傳形式
或是以妖怪當題材畫一點魔都的故事....
不過這些都是看緣分就是了。


總之我已經盡力了,希望能夠盡量讓各位滿意這個故事。

這些年支持機甲盤古的人們,非常感謝各位。